▲翟紹淼(左)和王鐸蹲在直徑3.6米的鋼管之下進行巡查。由於手電光線較弱,他們伸手探摸、逐寸檢查設備可能出現故障的區域。■閥井井口不大,僅夠一人出入。每次下井巡查,運行員們都要互相幫襯,保證安全。▲配電監控室安裝著壓力傳感器等監控設備。這裡如同醫院,隨時為輸水管道的工作狀況“診脈”。▲地下閥井深10米,寬6米,光線幽暗,單個閥井巡查一次要花費一個多小時。▲王虎(右)是大家公認的“大廚”。每次他都會為接班的同伴做好午飯後再下班離開。■運行員們工作上是好搭檔,生活中也是好兄弟。周末翟紹淼和王鐸各自帶著女朋友相約出行。兩人的工作雖艱苦些,姑娘們也都很理解。■每天夜巡,運行員們都要將閘井和院內各種設施仔細檢查一遍。手電光在夜空下形成的道道光痕記錄著他們前行的軌跡。
  文/攝 本報記者 饒強
  房山區西莊戶村,地面下10米,南水北調大寧管理處運行員翟紹淼和王鐸手持強光手電、蹬著橡膠靴俯身在直徑3.6米的鋼管下檢查管壁冷凝水的情況。這裡是南水北調中線工程PCCP管道三號連通井。從地面上看,一個小院、五個井口、一個配電室、一排小平房,並不起眼。它們“身”下,有五個長10米、寬6米、深10米的井室,巨大的鋼管和閥件安裝其中。明年,清澈的南水將通過此段閥門奔涌向前、流向京城。
  三號連通井於2007年建成,2008年作為南水北調中線工程京石段的組成部分,先行承擔起從河北崗南、安各莊等水庫應急調水進京的任務。
  “井室深、溫度變化大,空氣中的水分極易形成冷凝水,使這裡非常潮濕。因為光線很弱,我們先得用眼觀察穿牆、穿線和閥件接頭部位是否滲漏,再用耳聽各部件工作的聲音是否正常,最後伸手探摸設備可能存在隱患的位置。乾這一行,真是把身上能用的部件都用上了。”王鐸爬上井口,一邊喘著粗氣一邊說。
  與此同時,上一個班組的運行員張樟和王虎還在配電監控室內工作著。“我們每天的常規工作總結成一句話就是四個點、兩彙報和五上五下。早八點、中午十二點、下午十六點和晚二十點我們需要記錄管道內壓力傳感器的監控數據。這些運行數據分別彙報給調水中心和南水北調大寧管理處。管道的五個閥井每天必須全部檢查一遍。”張樟一邊抄錄數據一邊介紹。“幾十公里長的PCCP管道全部埋設在地下,從北拒馬河渠首一直到大寧調壓池。這之間的監控和維修節點都是通過我們三個連通井來配合完成的。全線兩條管道併排埋設,在連通井下呈英文字母Y字形結構。如果管道沿線出現事故或是需要檢修,我們將和上游連通井同時關閉故障單管的蝶閥,再通過排空井將管內存水排空,切換為單管輸水。別看我們這裡地方小,作用可非常大。”
  翟紹淼是團隊里著名的“詩人”。工作之餘喜歡“就地取材”搞創作。“玉盤素裹綴天檐,遠望重樓燈彩連。南舉盞杯茶代酒,遙祝水通萬家園。”一首七絕小詩既反映了樂觀的心態,也記錄著大家和南水北調工程共同成長的歷程。“如今這個年代缺的是能‘一根筋’沉下心來堅持做一件事的人。我和弟兄們就是要像釘子一樣釘在這兒、守在這兒。等明年丹江水來了,北京每年有十幾億立方米的用水都在我們的守護下流過,這是件多麼榮耀的事呀!”小翟一臉自豪地說。
  運行員兩人一組,輪班上崗,六個人清一色的八零後,大學本科畢業生。交接班的時間在中午,但換班的運行員都會在中午前趕到,陪上一班的伙伴們說說話。“平時很寂寞的,每班就兩個人,經常是把能想到的話題說一遍,說到沒話說為止。每到換班或者有其他同志路過,就是閘站最熱鬧的時候。在這裡,洗衣服、做飯、燒暖氣、種菜,生活上所有事都得靠自己。時間長了,大家個個是好廚子、好管家。”說話間,王鐸把大煤塊砸成小塊,翟紹淼將暖爐的火生旺,屋裡頓時暖意洋洋。
  入夜,運行員們頂著寒風在院內開始了巡查。夜空下,疾行的身影和手電的光線在院內留下道道光痕。腳下,他們用青春守護著的清流正涌向京城。  (原標題:井下護水人)
創作者介紹

傢俱裝飾物

as07asdhy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